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舜远】无题片段

#背景疑是未来科幻杀人鬼(?)

#记录一下昨晚的梦境,各种大杂烩的零碎片段(我也不知道为啥会有舜远,以前还做过两人的教室play……咳咳(。))

尽远牵着弥幽的手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略显陈旧的木地板在靴子的踩踏下发出“吱呀”的尖叫。

“尽远哥哥,舜哥哥呢?”

“舜应该在一楼,我们现在正准备过去找他。”

教学楼大门是在三楼,而内部结构则是一个环形,连接着无数条犹如毛细血管般的走廊。

快走到走廊尽头时,尽远瞟见另一条走廊上聚集了一大堆人,人群还时不时发出一阵阵惊呼,他疑惑地问旁边的人:“这位同学,那边发生了什么?”

这个人显然也不清楚:“不知道啊,我只听到什么咬人了……?”

他话音刚落,就见那堆人里有人尖叫起来,他们开始四处逃窜,最里面的一些人下巴滴落着猩红的鲜血。

“?!”

尽远见势不妙,直接抱起弥幽就向前冲,警报器也开始发出急促的警告,同时响起冰冷的机械女声:“警报,有异物入侵,即将开启防护罩。警报,有异物入侵,即将开启防护措施……”

几秒钟后整栋楼所有走廊的尽头都浮现起一层淡蓝色的电子屏罩,把暴虐的和还未来得及逃出来的绝望的人关了起来。

然而等尽远他们撤到中心时却发现,眼前这条走廊的电子屏罩并没有开启。

糟了!肯定是出了故障了!

眼看逼近的丧尸群们即将逼近,尽远将弥幽交给身边的人:“照顾好她,我留下来断后。”说着他从腰间掏出银色短棒,瞬间变成一杆长枪。

其他人没有佩戴任何武器,知道自己留下来也只会添负担,只能保佑防护罩赶紧生效。

警报响起的时候电梯就自动断电,他们只好一个个翻过围栏,依靠鞋子上的重力系统有惊无险地安全落地,而被托付照顾好弥幽的那个女生更是紧紧抱住她,小心翼翼地着落。

她们刚站稳舜就跑了过来:“弥幽!”

他赶紧蹲下来检查弥幽身上有没有伤口,确认没有大碍后赶紧问道:“尽远呢!他没和你在一起吗?!”

“尽远哥哥,他还在上面。”

弥幽指向楼上。









枪尖刺穿杀人鬼的脑袋,提起尸体并快速丢向对面,阻碍他们的行动,腥臭的血液洒在身上但尽远无法搭理,继续击杀起另一批杀人鬼。

“可恶,太多了……”

走廊狭窄的空间让他无法顺畅使用长枪,而且杀人鬼源源不断地涌来,尽远知道现在在这种电子防护罩失灵的状态自己一旦失守,下面的人肯定会迎来毁灭性的打击,那弥幽,还有舜就……

“呼”

尽远长叹一口气,径直奔向走廊尽头,杀人鬼在后面紧追不舍。就在尽远冲出走廊的一刹那他猛地转身,长枪横在身前。

走廊不是很宽,枪身刚好能抵在两侧墙壁上,尽远立刻将重力系统调到最大,如堤坝一样挡住了洪水般的杀人鬼们。

杀人鬼发出刺耳的嘶吼声,同时疯狂地攻击挡在他们面前的人,很快尽远的身上满是大大小小、鲜血淋漓的伤口,可他死咬牙关,奋力举着长枪,脚下的地板也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纹。

就在重力系统快不堪重负、即将报废时淡蓝色的电子屏障终于出现,关闭的同时顺便削去了一只杀人鬼的半个脑袋。

而尽远也被弹了出去,重重地砸在玻璃围栏上,他勉强地撑起身体扶着栏杆,探出身子看向楼下,下面也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

鲜血模糊了视线,失血过多的眩晕感开始袭来,尽远身体向前一倾,直接摔落下来。

一个黑影闪过,只见舜徒手接住了他。

—————————————————
#你说后续?梦醒了别指望,我还想梦见续集呢xxx

#尽远没事,用杀人鬼不用丧尸是因为梦里面好像被咬后不会100%变异,就用这个词代替一下xx

“亲爱的X,恭喜您被xxxx学校录取,现在核对一下您的家庭住址,以方便通知书能顺利到达……”

挂掉电话,X将自己被录取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唉,还以为你会在H市那里呢,不过C市也还好,就是远了点,等你爹回来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过去。”母亲边浇花边说道。

其实去C市那里完全出乎她们意料,按照分数X根本上不了那所学校,但今年偏偏分数线降了不少。

这样的话只能长假再回来了……在H市周末还能回来……

母亲今年身体还不太好,下半年可能要到手术,虽然不是很严重的问题,但也要休养几个月,而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很少回家,自己这一走母亲身边就没有人了……要不要重来一年?说不定明年就幸运了……

X越想越烦躁,差点哭了出来,事实上她已经哭了。

她从小跟母亲就很亲密,害怕母亲一个人在家里会很孤独……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为什么这么没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母亲站在阳台围栏边的身影,X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推向她。

把麻烦的根源清理掉就好了吧?

不对。

我才是最大的麻烦源啊?从小到大都在给别人添负担。

X握住自己的脖颈。

可是……我怕死啊……

………………………………………………

“怎么了?”

母亲关掉水龙头,转过身来。X笑着抹去眼角的泪:

“妈,我有点饿了。”

科目二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曦澄】食为天 ooc慎入

#标题跟内容不符!好好的一篇生贺硬是被我码成了伪·美食文【捂脸】

#和 @数轴 的换文~顺便祝 @远山着墨 小姐姐生日快乐(虽然不知道具体哪天xxx),还求不嫌弃渣文qwq

#私设曦澄已互相表露感情,有忘羡、追凌出没

(一)

蓝曦臣知道莲花坞家大业大,却没想到江家的产业竟连遥远的柱洲都有涉足。

而他和江澄来这里的目的其实很简单:虽然江家这几年在柱洲的发展还不错,但毕竟根基浅,多少也受过地头蛇的刁难。而近日传言某处深山里有妖物作祟,在吃了几户人家后就没人敢去讨伐,只能锁好家里门窗防止邪祟进屋害人。江澄觉得这是个给江家立威严的好机会,于是就拉着恰好在莲花坞的蓝曦臣御剑来到柱洲。

当地人说妖怪不仅面目狰狞、通体漆黑、身高百尺,还有对铜锣大小的猩红眼睛,而且会吐出毒雾,裸露在外的皮肤一旦接触到就会被腐蚀地直到露出森森白骨。

可当两人看到那妖物时江澄忍不住想笑,这蜘蛛精比他遇见过的任何一只还小那么两圈,简直给它们家族丢脸。于是在蓝曦臣的配合下江澄顺利诛杀了蜘蛛精。

“没想到这里也有人会做雪花酥。”江家的驿站里,江澄打开下人端上来的一盒点心,只见里面摆放着一块块、约一寸厚的雪白酥饼。

雪花酥就是炙面酥,据说这是某个被蜘蛛精祸害过的大户人家送来的谢礼之一,领事特地让人检查过、确认没有异样后才呈上来。

“应该是知道我们从中原来的,才投其所好。”蓝曦臣小心翼翼地把雪花酥拿出来,雪花酥易碎,稍不注意就会“咔嚓”脆成两半。

江澄刚来柱洲时就尝过这里最有名的糖切糕,但被那甜得能齁死人、而且极其粘牙的口感被吓了一跳。

他夹起一块,发现这些雪花酥上还淋了一层蜂蜜脂油,模样也不是传统的方形,“说起来,我儿时……”说着江澄咬下一口却愣住了,蓝曦臣看他反应不对,疑惑道:“晚吟,怎么了?”

“……这酥饼……”江澄把已经咬了一口的雪花酥捏起来转了几个方向,盯着它好几秒突然站起身:

“把送这盒雪花酥的那户人家的家主找来,我有事问他!”

下人赶紧领命离开,江澄抿了抿唇,回过头见蓝曦臣一脸茫然,便坐下来给他看那块雪花酥:“你觉得这个形状像什么?”

蓝曦臣听言便辨认起来,如果把缺失的地方补起来,那就像极江家的家纹——九瓣莲。

(二)

江澄跟蓝曦臣讲了一段他儿时的事情。

那时江家有个姓罗的厨娘,是江澄的祖母江老夫人嫁到莲花坞时带过来的小丫鬟之一,虽然不在江老夫人身边服侍但特别受其宠爱,就连江枫眠也要喊她声姐姐。

当然她也是看着江厌离、江澄还有魏无羡这些小辈长大的,他们都喊她罗妈妈,江厌离的精湛厨艺也就是跟着罗妈妈学的。

“罗妈妈有点嗜甜,煲羹都是甜的,但她烧的饭并不会让人腻着难受。”

“可是,在莲花坞被温狗折腾的那几年,罗妈妈就失踪了……怎么找也没找到。”

“以前每逢过年过节罗妈妈都会用特制的模具做出九瓣莲形状的点心,刚刚那块雪花酥除了味道像极了,就连外形也……”

江澄擦干净手指间的蜂蜜脂油,握紧了拳头,蓝曦臣则把手覆在他手上:“已经让人去请那户人家的家主了,很快就能知道罗大娘的下落。”

“……希望吧。”

(三)

罗妈妈找到了。

当年她逃出了莲花坞却身负重伤,被一支商队救下后便跟着他们来到了柱洲,为答谢商队队长的救命之恩,就在他的家里落户,继续当个厨娘。

江澄提出要带罗妈妈回去落叶归根,那位家主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但罗妈妈只是个没有修为的凡人,只能跟着江家的商队返回中原。

经过将近大半年的风尘仆仆,罗妈妈终于回到了原以为此生再也不能回来的莲花坞,江澄亲自出来迎接她。

“还是变了样子啊。”罗妈妈叹气,虽然早已做好了准备但还是对莲花坞的变化感到无奈,“对了,怎么没有看见魏婴那孩子?”

罗妈妈早已从商队的人那里知晓江厌离的事情,至于魏无羡的事情因为怕江澄恼怒所以就没人告诉关于夷陵老祖的事。

她这话一出,江澄瞬间卡壳了,犹豫了再三说道:“……那家伙和他的道侣云游天下去了,不知归期,等人回来了我一定会让他看你。”

“好啊”罗妈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莲花坞,不禁开始回忆从前:“我到现在还记得啊,你俩小时候摘莲蓬,每次都让我做成莲子糕,你喜欢在里面放冰片,可魏婴偏偏要撒一把辣椒,为此你们经常吵起来。唉,他现在还是这么喜欢吃辣吗?”

“嗯……”江澄当然记得,那个时候和魏无羡偷摘了莲蓬后都会交给罗妈妈,而她会剥出莲子并晒干,然后把它们去皮、心,筛磨成粉后,再和上糯米粉、冰糖,蒸出一小甑切糕。

罗妈妈看了江澄一眼,突然干咳了几声,她毕竟年纪大了,长途跋涉这么长时间估计也有点吃不消,于是江澄赶紧带着她去早已收拾好的房子。

就这样莲花坞的伙食又上升了一个阶段。

(四)

某天蓝曦臣来到莲花坞,却恰逢江澄有事处理,只好先在待客厅里等待。

然而当侍女端茶倒水时本应该在灶房干活的罗妈妈却端着一叠点心过来了。

罗妈妈按规矩行了个礼,便让其他人离开。她是莲花坞仅剩不多的老人,大家对她也是尊敬,毕竟她的厨艺还是很受人欢迎的。

“罗妈妈是有事吗?”

罗妈妈放下了点心:“奴婢听闻蓝宗主您来了,就赶紧做了这盘糕点,还希望蓝宗主不嫌弃奴婢这粗糙的手艺。”

“哪里会,晚吟都对罗妈妈的厨艺赞不绝口。”蓝曦臣夹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这点心除了有莲子的清甜,还带着一丝……苦味?

等蓝曦臣吃完,罗妈妈才开口说话:“奴婢做这莲心果时用了一整颗煨熟的冰糖莲子,而且它的苦芯并没有去掉。原本想先给宗主尝尝,只是离开时间太久有点记不清楚宗主的口味,蓝宗主您觉得怎么样?”

蓝曦臣明白了什么意思,朝她点了点头。

有心病,自然不去芯。

(五)

等魏无羡和蓝忘机云游归来,回到云深不知处的第二天蓝忘机就从蓝曦臣那得知一个消息:江澄让魏无羡回来后来莲花坞小聚,吃个饭聊聊天,至于家属可带可不带。

后面这句话估计没啥用。

魏无羡还没睡醒的大脑懵了:啥?江澄主动要他回莲花坞??他是受什么刺激了吗???

当然搁以前魏无羡会觉得这是场鸿门宴,但这些年在蓝曦臣的帮忙下两人关系稍微缓和了那么一点点,而且人家都用近乎邀请的口味了,不去那就是不给面子。

一同前往莲花坞除了魏无羡、蓝忘机,还有蓝曦臣,可当他们御剑到达的时候,发现金凌和蓝思追一帮小辈也在。

“哟,思追你在这,金凌也在啊,我就说怎么没在云深不知处看到你。”

金凌一看到魏无羡头就疼,抱着一盘果干拉起蓝思追就跑,结果那盘果干还是被魏无羡要走了。

金凌表示好气啊却又无可奈何:“思追你帮我再去拿一盘,还蛮甜的以前可没吃过这种,舅舅是找了新的厨娘了吗?”

因为来了三位身份不一般的客人现在正是莲花坞的下人们忙碌的时候,怕叨扰到他们干活的蓝思追就自己来到后面的厨房。

他记得金凌提过这类点心放在哪,却没有找到,正焦急的时候只见一位老妇人走了进来。

“这位小公子,有事吗?”

老妇人手里拎着一篮沉甸甸的新鲜桃子,蓝思追赶紧过去帮她,“大娘,我想问一下那种桃子制成的果干还有没有了?”

“哦,桃干啊,小公子你可来晚了,剩下的全拿去招待客人,这不我正打算再做一些。”罗妈妈拿起一个桃子:“做桃干可就要用这种水灵灵的嫩桃子。”

说着罗妈妈把压在底下略有点破碎的桃子挑选出来,开始清洗起来。

“……”蓝思追憋了半响,问道:“那个大娘,您能教我怎么做桃干吗?”

“嗯?小公子喜欢吃的话奴婢自然会多做一些,小公子又何必亲自动手?”

“因为心悦的人喜欢吃,所以我想以后自己做给他吃。”这次他回答的很干脆,罗妈妈笑了一下:“年轻可真好,那小公子你可要看好了。”

罗妈妈将一整个好桃子放上笼屉蒸,预估到能自动脱离的时候,再拿出来去皮,剖开两、去核,约两斤的洋糖嵌入桃子腹内,然后两半合成一个,依次放在筛内。

“这些桃子,晚上把它们放在炭火上轻轻烘两个时辰,明天早上再等太阳晒干就好吃了。”

她演示完整整一套步骤,回过头看向蓝思追:“小公子可记下了?”

蓝思追将这些熟记在心,刚刚罗妈妈在蒸桃子的时候还把那些破碎的桃子放到一个瓮里煮着,到皮和核脱离出来的时候也加入洋糖,放缓火慢慢搅拌。

蓝思追有点好奇:“这是在煮什么?”

“桃卤汁,这要兑上新蒸出来的酒来招待一位特殊的人,就不能拿给小公子尝尝了。”

“没事的,还要谢谢大娘教导我。”

道过谢后蓝思追便拿着别的点心离开了。

(六)

午饭时间,金凌并没有和蓝曦臣他们坐一桌,但这次江澄没有说什么。

侍女们一一给众人斟满酒水,蓝忘机却发现他们的酒杯里都是同样的粉色液体,以前都是他和蓝曦臣喝茶,江澄和魏无羡喝酒。

可这次的酒水并没有天子笑那般辛辣的气味,反而透发着果香的浓郁和新酒的清冽。

然而蓝曦臣并不惊讶,像是早知道了一样,于是蓝忘机没有多言。

“这不是天子笑吧?”魏无羡问江澄,后者道:“醉桃酒,蓝涣试过了并不是很醉人,所以也给蓝忘机倒了。”

魏无羡大脑里的一根弦隐隐跳动起来,想起来什么却又不太肯定。这时饭菜陆续端了上来,多是清淡的菜肴但也有红彤彤的辣菜。

莲花坞的厨师换人了?魏无羡心想,他总觉得这些味道在自己的味蕾存留过。

压轴的自然是莲藕排骨汤,江澄还亲自给魏无羡盛了一碗,当汤刚入口的瞬间魏无羡瞬间想了起来:

儿时莲花坞有位厨娘,厨艺极其精湛,师姐就是跟着她学会的烹饪,而自己没少过去捣乱。

“罗妈妈,莲藕汤里为什么就不能放辣椒啊!”

第N+1次被江澄拖出灶房,魏无羡仍不甘心地喊道,虽然罗妈妈煲的甜汤也很好喝,甜滋滋的,可他还是想尝尝辣汤。

很长一段时间后江厌离就带着一个瓦罐过来,里面装的就是一罐莲藕排骨汤,他和江澄一人干了两碗。

虽然这莲藕排骨汤外表上没多少不同,可汤喝下去没一会嘴里就回味出一股辣汤汁,也没有任何违和感。

后来江厌离学会了汤料里香辛料的配比,而罗妈妈仍然煲着她的甜汤。

再后来,罗妈妈失踪,江厌离逝去,直到现在魏无羡都没有再喝过这种特殊的辣汤。

“想起来了?”江澄又盛了一碗,“我前段时间遇见一位离开莲花坞很久的长辈,吃完饭去看看她,她也蛮想你的。”

“……”

“嗯”

————————————————
#结果还是烂尾了……(。)

#食谱来源于小说《饕餮娘子》,里面的美食看得我口水直流 ̄﹃ ̄

还请多多关照

LOFTER可以置顶文章这个新功能可真妙,正好用第300条消息嘻嘻

自我介绍一下,这里是利汐缇,大家可以喊汐缇,汐斯缇这个名字是我曾经最好的一个朋友帮我取的。

自带人来疯+话废等等属性

咸鱼手作者一枚,只会一些简单的滴胶手工制作

偶尔喜欢码字,心中无数巨坑脑洞但就是懒癌晚期不想埋(3_ヽ)_

混的圈很杂,就不一一列举了,喜欢原耽,fgo目前也是咸鱼master一条

感谢大家的不嫌弃和支持,给你们fafa♪

【魔道全员】Rache(叁拾)

#现代非典型全息网游,游戏和现实双线交叉

#坑有点大慎跳,但至少保证会一一挖开伏笔

#还是宋晓薛三人组主场( ˘꒳˘ )

追捕者开车带着昏迷不醒的薛洋回到『轮回』的研发大楼,这里和他上次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多了不少警卫,当然气氛也凝重了不少。

“……”

每开个十米不到就会有一批保卫人员上来,将车里仔仔细细检查一遍,追捕者闷不吭声地看着他们,心里纳闷一个普普通通的游戏公司而已至于这么严吗?

这些“人”脖子上都有一条像是装饰物的黑色颈带,他知道,这是目前市面上常见的仿生人的主要特征,颈带里安装了电子芯片,而且颈带无法强制拆除。

不过这也只是普通的低级仿生人,更高级的那种他目前也只见过一个,那人就是……

好不容易穿过层层安检时汽车也驶到了大楼下,早就有人在那里等候他多时了。

“- Gute Nacht, beerdigung. (晚上好,殡先生。)”

一伪黑色短发、脸上戴着一副银色面具的仿生人吐着一口流利的德语,向殡拾叁问了好。

听到熟悉的母语殡拾叁恍惚了一下,不过他随后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说道:“我会中文谢谢。”

“好的”孟瑶带着面具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看向殡拾叁肩上扛着的昏迷不醒的薛洋:“人没死吧?”

“打了支镇静剂,你们说要活的我自然不会让他去见死神。”

可惜你就是人世间的死神。孟瑶笑了笑,手一挥,两个警卫走了过来,一个接过薛洋而另一个则钻进殡拾叁开过来的车里,坐在驾驶座上。

“池野小姐那好像遇到了麻烦,我现在就安排人带您去机场,会有人接应您,您的东西也在他们手中,如果缺少什么的话可以尽管吩咐。”

“……”

殡拾叁转身走向车子,刚走了几步他突然扭头问孟瑶:“先生现在就在这里?”

“没错,您想见他?”

“我这个嗜血的怪物还是别玷污先生的眼睛了,别忘记我们谈好的事,活捉到薛洋你就帮池野跟先生求情。”

孟瑶点点头:“那是当然。”

等殡拾叁离开后孟瑶走到肩抗薛洋的警卫旁边,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了弧度。

成美,好久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不安分。

“孟先生,这个人该怎么处理?”

“嗯……镇静剂的效果还蛮强的,就把他丢到宋岚宋组长那吧,等人醒了再带去见先生。”

————————————————————
#汐缇被热得差点化了.._:(´_`」 ∠):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