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壹)

#接下来都在放飞自我ing

#前篇可戳个人主页√

#蓝大掉线中

————————————

魏无羡抛着手里半青不红的苹果,刚刚他从少女那接过这个苹果时脑海里冒出一个冷冰冰、没有感情的声音:

【获得道具:青苹果x1】

整整十三年没有听见这个声音的魏无羡有点小激动的,要知道从他幼时流浪、到在乱葬岗里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三个月里,都只有这个声音在永远陪着自己。虽然这个声音从来都只有这一个语气。

只是……魏无羡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这种感觉,而且一旦他要回想更久远的记忆时脑袋就会一阵刺痛,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

“献舍的后遗症?”

魏无羡心想,低下头见那头花驴子一直盯着他手里的苹果不放,想了想,于是从路边的树上掰了一根长树枝下来,用一跟不知道从哪翻出来的线吊着这只苹果,就这样挑在花驴子头前。这驴子早对苹果垂涎不己,为了能啃到它拼命地追着眼前晃来晃去的苹果,魏无羡骑着它很快就赶到了大梵山。

魏无羡原以为能找到适合修炼成鬼将的凶煞,却没想到竟然跟金如兰还有江晚吟杠上了!用笛音驱的尸还是本该消失的温琼林!!还被蓝忘机抓个正着!!!被发现了就算了还挨了江晚吟一鞭子!!!!

“我今天是不宜夜猎吗?!”

魏无羡揉着后背,看来江晚吟下了狠手,这一鞭子疼得他直龇牙咧嘴,这时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又出现了:

【是否调节疼痛感?】

“调调调!”

难怪这么疼,他竟然忘记疼痛感能调节这个茬了。把自身的疼痛感调到原先的十分之一,后背上的刺痛瞬间弱了不少。

恢复到最佳状态的魏无羡面对江晚吟的质问,为了摆脱眼前这个不小的麻烦,他毫不犹豫地把蓝忘机也拉下水,结果玩脱了……

目送蓝忘机、被他带走的莫玄羽以及一帮蓝家小辈离开,金如兰小心翼翼地看向舅舅。江晚吟没有说话,他一直盯着莫玄羽的背影,直到他们脱离自己的视线后,才哼了一声。

“果然不可能是他……”

“舅舅?”金如兰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刚开口只见江晚吟一个眼神瞪了过来,于是他把剩下的话吞到了肚子里。

吹了一会山风,江晚吟手一挥:“我们走。”跟在后面的金如兰眼珠子转了转,脚下故意放慢几步,趁没人注意自己时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张纸,三下两下就折成一只纸鹤。

金如兰小声对纸鹤说了一句“去吧”,然后把纸鹤往空中一抛,纸鹤像被注入了生命力一样,扑棱着两只翅膀便向远处飞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树海中。

“金如兰你在后面磨蹭什么?!还不快跟上!”

“来了来了。” 金如兰吐了吐舌,小跑地追上江晚吟,江晚吟的脸色依旧不好,金如兰也很识时务地没有说话,他以为舅舅还在为刚刚丢了颜面的事生气。

然而江晚吟却是在大脑里尝试说服自己:那只是个被赶出金家的死断袖,不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只是个被赶出金家的死断袖……因为那个人根本没有醒来啊!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