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叁)

#原创人物出没请注意

“宗主,含光君他们已经到了清河,一切都在按您的计划进行。”

百花园中心的凉亭里,一名身穿聂氏校服的男子半跪在地,向面前的人汇报任务,而聂怀桑则侧着身子趴在横栏上,手中折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扫过亭边开得正盛的花。

“嗯,就这些吗?”

聂怀桑半眯着眼睛,还时不时打个哈欠,整个人简直慵懒至极。

“金家的小公子也来清河了,还带着只灵犬,只怕也是为‘吃人堡’而来。”

“让人盯紧点,不过要小心,江宗主可能就在附近。必要时可以用金公子来引含光君他们。”

说着他又打了个哈欠。

“准备准备吧,这几天怕不是要热闹一番,不过嘛再怎么闹腾也怀疑不到我头上,”聂怀桑折扇一开,他仍是那张文采风流的脸,眼神软弱的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错觉。

“谁让我是‘一问三不知’啊,好了你可以下去了,让人端些点心过来,难得这么明媚的天我可要好好赏花一番。”

“是。”

人离开后聂怀桑悠悠地扇着扇子,午后温暖的阳光让他昏昏欲睡,只不过要睡的话也不是在这里休息。

“傻孩子,我们只有你这一个孩子啊。”

“夷陵老祖……献舍……吃人堡……”

“怀桑是不是太孤独了?要不我们再生一个吧?”

“大哥,我会给你报仇的!我会把害你的人给碎尸万段!”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说了多少遍家里就你一个独生子!”

……

聂怀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刚刚打了会瞌睡。“不妙啊。”

他揉揉太阳穴,又伸了个懒腰。

“还是回去睡吧。”

为了后面的计划。

聂怀桑的手在空中点点划划几下,他的眼神黯淡了下去,随后又恢复了光泽,只是不如之前那么有灵性了。

聂怀桑其实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虽被好友戏称为“一问三不知”,不过他的求知欲却意外的强烈。但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为了躲避父亲恨铁不成钢的训话,他硬是翻窗爬墙逃离了家门。

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聂怀桑随着周末的人流徘徊在大街上,反正过不了一会父亲的人就会找过来,而且他这段时间也雾燥得狠,不如趁这个机会出来散散心。

经过一家影院时聂怀桑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扯了一下,他回过头一看,只见一个比他矮很多的白发lo娘低着头拽住他的衣角,“她”的怀里还抱着一个熊娃娃。

“小妹妹,你有什么事吗?”聂怀桑弯下腰,语气温和的问道。

哇塞lo娘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活的!

“大哥哥,”当“她”开口时聂怀桑愣了,声音低沉的完全不像女孩子,更像是个……男的???

卧槽是女装大佬!

“你有看到我的拼图吗?掉了几块,不完整了”

聂怀桑被“眼前这个lo娘是个女装大佬”雷得外焦里嫩,听到他的话下意识脱口而出“我不知道。”

“真的没有看到我的拼图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哈”

lo“娘”突然笑了,“果然是‘一问三不知’呢。”

“你什么意思?”

聂怀桑顿时就不高兴了,本来心情就很烦躁,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当你的‘一问三不知’不好嘛?非要追究到底,难道没听说过好奇心害死猫吗?”

“什么?!”

聂怀桑有心事,这般捕风捉影的话差点让他蹦起来。这时他注意到了lo“娘”裙面上的花纹,看起来就是用高级面料缝制的裙摆上一朵朵猩红的百合花盛放得正是妖异。

等等,红色的百合……染血的卡萨布兰卡?!

“你是……!”

lo“娘”抬起头,他的瞳色跟他的发色一样很淡,淡到几乎跟眼白合为一体,而他的眼神很平静,平静到聂怀桑后背冷汗直冒,一时语塞。

像是按下了某个开关,一旁的影院里突然涌出来一大群人。在被冲散之前,聂怀桑只听见了最后一句:

“无知者是福,你好自为之吧。”

————————————

#该开始正式剧情了(:з」∠)_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