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肆)

#下一章可能会揭开一些谜底,但重新埋下一些伏笔是肯定(:」∠)_

#这章主忘羡,一句话曦澄,追凌持续下线……

#借了小说中的一段描写x
———————————————————

“江妈妈,这是新来的小孩吗?”

“嗯,■■你先帮我照顾一下,我一会回来。”

“好~小孩你叫什么名啊?来来来先叫我一声哥哥……不叫就不叫板着脸干什么啊,来笑一个嘛……嗷!!!”

“怎么了怎么了?■■你没事吧?”

“江妈妈,这小屁孩咬我QAQ!我就问他叫什么名字而已”

“这孩子才从□□□那救出来,比较怕生,来让我吹吹,痛痛飞啊~”

“哼,江妈妈他叫什么名字啊?”

“我也不知道呢,要不■■你帮他起?”

“好吧,我找找字典……跟我一样都单字吧,这个■江妈妈你看看怎么样……”

……

魏无羡揉着抽痛的脑袋,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整个人无精打采地挂在小苹果上。

原以为他能趁这次下山寻查溜之大吉,结果脑子里那冰冷男声的【强制任务:寻找散落的尸块(完成度:1/6)已发布,请和含光君蓝忘机共同完成,否则将开启惩罚模式,此次任务没有时限。】把他的计划给彻底打乱。

“歪歪,惩罚模式是什么啊?”魏无羡感觉这个词很熟悉,但那个声音并没有回答他。魏无羡的直觉提醒自己最好乖乖听从指示,这个什么惩罚模式绝对不是个好东西。

好吧强制任务就强制任务,大不了完成后再想办法逃走……为了能到时候顺利离开,他这几天想着法子又贴又黏蓝忘机, 可任凭自己怎么闹,蓝忘机都无动于衷,晚上睡觉时只要贴过去他就轻轻一掌把自己拍僵,然后塞进另一床被子里摆出规规矩矩的姿势。

隔天腰酸腿疼不说了,魏无羡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晚上一闭上眼就做梦,梦境里除了前世的部分零碎记忆,还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看不清面貌的人,自己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可一说到关键地方就是一阵杂音。

而梦到这些的后果就是醒来后脑袋疼得要炸开,再加上身上其他部位的酸痛……这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于是魏无羡想出了一招……

“睡觉。”

魏无羡拼命摇头,睁着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他宁愿通宵也不想再梦见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含光君你睡你的吧,不用管我。”

“你已经两天没休息了。”

“我没事,哈~”

魏无羡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又赶紧念起清心咒。如果清心咒对这诡异梦境有用就好了……

蓝忘机盯着他,“究竟怎么回事?”

“可能被梦魇缠住了呗,我哪知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说了含光君你信吗?你可能还会觉得这是我要逃跑的理由吧……哎哎含光君你干什么?”魏无羡趴在床上,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蓝忘机坐在桌前摆琴。

“试试。”

说着他右手一抬,琴音流泻而出,蓝忘机所奏之曲魏无羡以前从未听过,他只觉得自己的眼皮子越来越重,这两天的疲惫一下子涌了上来。

还没等蓝忘机弹完魏无羡就倒在床上睡得很沉,蓝忘机把琴放好,将人重新塞进被子后便也上了床,熄灯之前他犹豫了一下。

“晚安。”

灯灭。





好不容易吃人堡里刨出命悬一线的金如兰,结果一眨眼的功夫人就跑了。

魏无羡追出去没找到人,只觉得一阵牙痒,恶痕咒还在金如兰身上,时间拖长了肯定不妙……还没想好去哪找人就听到江晚吟训斥金如兰的声音。

也是,大梵山那晚江晚吟就在,这次没理由不来,估计是金如兰跟他吵了一架后自己跑出来了。

不管怎么样,先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魏无羡刚想偷偷从巷子里溜出去,下一秒就被飞奔过来的仙子给吓得直接冲到江晚吟与金如兰、还有一大批江家的门生面前。

“……”

魏无羡转身就跑,还没没跑几步,只听滋滋电声作响,一段紫色的电流如毒蛇一般蹿缠上了他的小腿。一阵酥麻痛痒自下而上流遍全身,又被往后一拽,当即倒地。之后胸口一紧,被人提着衣服后心拎了起来。

把人扔进一间空屋子后,江晚吟坐在桌前慢慢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他之前还在想该用什么理由去蓝家要人,看着蓝曦臣的面子上江晚吟不想跟蓝忘机对上,没想到这人反而自己上门了。

抿了一口茶,粗劣的茶叶又苦又涩,江晚吟皱眉直接捏碎茶杯。

“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魏无羡一直在警惕蹲坐在一旁的仙子,这让他没察觉到江晚吟说这话时声音好像在,颤抖?

“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果然不知悔改。”

“我看你也没什么长进啊。”

“好啊,那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没有长进。”

江晚吟低喝一声,身边的恶犬直接站了起来,发出几声沉闷的咆哮。

魏无羡早已浑身冷汗,他从脚底到头顶都在阵阵发麻。这种从幼时就根埋在心底的恐惧,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克服、无法淡化。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幅画面:一个被大狗追得迫不得已爬上树的孩子,趴在树干上大喊救命,只见另一个孩子跑过来赶走了大狗,还顺便嘲笑了躲在树上瑟瑟发抖的人……

江晚吟的一声吼打断了魏无羡的回忆:“你刚刚在叫谁?!”

魏无羡已经被吓得差点魂魄出窍,哪记得自己方才喊了什么,难不成是蓝忘机?但是……江晚吟的眼里现在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如果他只是喊了蓝忘机的话,应该不至于这个反应吧?

那自己到底喊了什么……

魏无羡觉得脑袋疼得又快炸裂,而江晚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在他面前来回走就算了嘴里一直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过了一会江晚吟恢复了冷静,语气严肃却又隐隐带了点试探般地问道:“你记起来多少?”

“啊?”

“……呵,没事,我们回莲花坞,你可以跪在我父母的灵前,慢慢想,直到全部想起来为止。”

————————————————————

#发现自己已经埋了好几个伏笔……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