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玖)

#【义城副本正在进行资源更新,请不要退出游戏】

#仍借了原著的句子(ーー;)

#之前问大家想看义城组哪对cp,双道的人比较多,所以就主双道、薛单向晓(洋洋啊我是想给你个好归处啊X)

————————————————————

虚掩的城门发出“吱呀——”的尖叫,刚进入义城入眼之处皆是厚重的白雾。

魏无羡“咦”了一声,不可置信般地揉了揉眼。

“怎么了?”蓝忘机问道,魏无羡盯着白雾瞅了好一阵子才回答他:“没事,可能是我眼花了。”

趁魏无羡被白雾吸引了注意力时,蓝忘机的手指在空中点了几下,但他的神色却越发凝重。

“此雾有异,谨慎。”

“知道喽含光君。”

魏无羡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刚刚有一瞬间他眼前浮现的不是这惨白惨白的雾气。

而是铺天盖地的数字代码。



十几个半大的少年走在一条杂草丛生、坑坑洼洼的泥路上,叽叽喳喳地在说些什么。

“哎,你们觉得这到底是谁做的啊?”

“谁知道,反正别给我抓到,不然看我怎么打断他的腿!”

金如兰回想起那天悬在自己客房门上的那具血肉模糊、腥气冲天的猫尸,心里就是一股火。这一分神导致金如兰没看到脚下突然冒出的一条沟壑,于是被绊得踉跄了一下。

“小心。”蓝思追拉住了他,“如兰,注意脚下。”

几日的结伴夜猎让金如兰和蓝思追的关系越来越好,仿佛之前的冲突摩擦全都灰飞烟灭。就连客房不够、和他同睡一张床金如兰都没多少抗拒。蓝景仪表示他能预估到今后会被狠狠地塞狗粮。

长路的尽头坐落着一座破败的城门,城头的角楼缺瓦少漆,掉了一个角,异常破败难看,城墙上尽是不知何人乱画的涂鸦,城门的红色几乎褪成了白色,门钉一颗一颗锈得发黑。

“是这里吧,那个大叔说的鬼城?”

“不管是不是,这里一看就不是个好地方。”

几人齐力推开了厚重的城门,见到铺天盖地的浓雾,都自觉地靠近同伴。

进入城内后,周围诡异的环境让蓝景仪下意识地开启系统自带的警报功能,却发现……

“大……金如兰。”蓝景仪压低声音喊道。

金如兰正警惕着,被他这一喊给吓了一跳,不耐烦地回头:“干什么?”

雾实在太厚,碍于『轮回』的规则之一,蓝景仪靠近了金如兰,给他做了个嘴型后,金如兰眼神一凝,查看了自己的系统后神色骤变。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要知道我喊你干吗。”

蓝思追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只是看见两人近得几乎面贴面,胸口突然有点闷。走到金如兰身边,蓝思追牵住他的手,“雾很大,如兰你别和我走散了。”

“啊,嗯……”

金如兰还在为系统失灵的事情不知所措,也没多想蓝思追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只有蓝景仪是一脸的神色复杂。

我俩就说个话至于吗???




“宋组长,我们失去了伪·NPC蓝忘机,player蓝景仪和player金如兰的信号源!”

“把他们消失前的『轮回』坐标发过来,加强侦测力度,查清楚消失原因。。”

“报告宋组长,我们对比了数据,发现这个坐标跟晓组长失踪前最后一次信号源的坐标重合度为92%!”

“你确定?!”

“嗯,但我们还发现了有不知名屏蔽源在干扰我们的侦测。”

“……全面开放卡萨布兰卡第Ⅲ号权限,然后给我以最快速度破解那段屏蔽源!!”

“是!”



魏无羡欲用哨音斥退走尸,当哨音响起的瞬间不仅走尸没有离去反而更加愤怒外,在一个偏僻又不起眼的义庄里,原本靠着墙闭目养神的黑衣青年突然睁开了眼睛,那对熠熠生辉的瞳眸中满是狂喜。

“道长,魏无羡……不,魏婴前辈来了,终于找到他了。”

薛成美起身,往眼睛上缠着绷带。

“脑电波相似度虽然只有35%,但剩下的65%中有50%演算出来是系统NPC的基础数据……还有15%未知,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前辈当年既然攻破过防火墙,那应该还能攻破第二次对不对?就算不行还有我啊,互相讨论一下总能找到办法。”

负上用黑布裹着松松垮垮的霜华,薛成美来到棺材边,动作温柔地抬起晓星尘僵硬的手臂,俯身在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道长,等我。”

——————————————————
#我讨厌高二考试那一栋楼的屏蔽仪!!!

#话说为啥没人好奇魏婴只在序里出现过一次……

#还有lof的消息是不是抽风了?我咋看见一个太太喜欢了我的文……

#其实问义城组的cp只是想看看后面还要不要给洋洋安排戏份(:з」∠)_tag就没打了x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