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拾叁)

#以后写到哪对cp再打那对的tag了,如果想看前文可以戳汐缇的主页或底下【Rache】tag,带来不便抱歉啦>人<

#给大家避个雷,目前cp暂定有曦澄,忘羡,追凌,宋晓薛。后面出现了其他cp再说

————————————————————

魏无羡看着眼前的“晓星尘”吞下一枚丹药,吃下之后脸上的紫红之气迅速消退。

“尸毒解药?”

“不错。可你那碗粥好多了,还是甜的。”他笑道,嘀咕了一句“这破游戏为什么不能调味觉。”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久仰夷陵老祖大名啊,我猜你没告诉那些孩子你的真实身份吧?所以我让他们出去了,是不是很贴心?”

“不过我需要的不是什么夷陵老祖魏无羡,我要找的可是魏婴前辈你啊。”

魏无羡原本就隐隐作痛的脑袋听到“魏婴”这个名字,差点就跟塞了一串鞭炮一样要从内部炸开。同时一道光闪过脑海,魏无羡下意识想握住它,可那道光转瞬即逝,根本没能抓住。

咬了咬牙,魏无羡装作没事般问道:“魏婴?我可不记得我认识过的人里面有这个名字,他是谁?城里的走尸都是你在驱使?”

“没错,从前辈你吹起那声口哨我就觉得有点古怪,所以亲自来试探一下。果然连点睛召将术这种低阶的术法也能发挥如此强的威力,说你不是创始者?简直是在讲笑话。还有前辈你不要岔开话题。”

“晓星尘”一口一个“前辈”喊得甚是亲切,魏无羡心想母亲的师弟喊自己前辈……这辈分够乱的。

“魏婴前辈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虽然不清楚你消失的这些年在哪里,但我至少晓得你现在可不是被这破系统操纵的NPC……”

魏无羡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随着“晓星尘”的话他只觉得头疼得真的要炸开了。

“闭嘴!”魏无羡火气也上来了,怒吼一句,道:“直说吧你找我是想干什么?”

“晓星尘”拿出一个锦囊放在面前的桌子上,魏无羡皱着眉接过来,却发现这个时候本应该出现的冰冷声音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从来到义城后声音就再也没出现过。

不过……魏无羡翻来覆去摸了好几下锦囊,感觉很熟悉但又没有对这个锦囊相关的记忆。

不,好像有……一阵头疼中魏无羡的大脑里又闪过一些画面:

他看见自己身处在陌生的房间里,正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前放着一个四四方方、还冒着光的金属板,手指不停地敲击板子,上面飘过一串又一串的数字。

“终于好了。”

自己欢喜地吹了个口哨,从金属板上拔下什么东西,走到房间中央另一个棺材形状的金属物前面,鼓捣了一下后自己就躺了进去。

下一秒画面变成夷陵,自己等了一会后,才神色紧张地把手伸进腰间的乾坤袋里,摸索了一下从里面掏出来一个锦囊。

这正是晓星尘给他的那个。

“还真成功了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猜测这个锦囊可能真是出自自己的手,可除了刚刚的那些记忆碎片他真的什么也记不起来,“这里面装了什么?”

“前辈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魏无羡分了一点灵识进去,他看见了和那个金属板上应该是同种类型的大大小小的数字,但非常散、变化的速度也很慢,给人异常脆弱的感觉。

“数据,码……?”不知如何魏无羡突然想到这个词,然后他想到了刚进入义城时以为眼花看错的白雾。

“晓星尘”拍了拍掌,“果然是魏婴前辈,我想拜托你的事很简单,就是和我一起修补这组数据码而已。”

“先不提你为什么一直喊我魏婴,你说的东西我是什么都不知道。”魏无羡借用了一下聂怀桑的口头禅。

“晓星尘”显然对他的回答不满意:“难不成魏婴前辈你是担心惩罚系统才装不知道?你大可以放心,义城可以说是『轮回』唯一的世外桃源,我可是花了很大心血才让这里躲过探查系统的扫描……”

魏无羡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但他还是一头雾水。

“薛成美,你莫不是疯了?”

魏无羡早推出眼前这个“晓星尘”不是本尊,薛成美也很淡定地脱掉马甲,扯下眼睛上的绷带。

“被发现了啊,魏婴前辈,这个忙你非帮不可,要知道外面那些孩子里还有两个player呢,都在眼巴巴地盼着你带他们脱险啊。”

“你对我可真自信,就不怕我也无法修复吗?”

“不不不,要知道前辈你可是连主脑系统的防火墙都能……”

话还未说完,大门被猛地砸开,一道黑色的身影飞了进来。魏无羡和薛成美同时后退,薛成美还眼疾手快拿走了方桌上的锦囊。

宋子琛落在桌上,死死盯着门外,一道道黑色血丝浮上脸颊,而温琼林挟着一身白雾黑气破门而入。

“出去打,别打烂了,看好活人别让走尸靠近。”

外面两个凶尸打成一团,薛成美问道:“前辈你觉得谁会赢?”

“用得了猜?肯定是温琼林。”

“可惜啊,我研究了那么多种代码,但没一个能让他彻底安分,太顽固的东西真够让人头疼的。”

魏无羡不咸不淡道:“温琼林不是东西。”

“前辈你这话很有歧义哦。”话说到一半,薛成美拔剑刺向魏无羡,后者闪身一躲:“不愧是流氓。”

“前辈过奖了,我也不想伤害你,只希望前辈能告诉我你的住址,我好带着礼物登门拜访,顺便讨论一下修补的事而已。”

“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眼见薛成美出剑越来越快,刺的地方也越来越刁钻毒辣,魏无羡忍不住道:“你这是欺负我这身体灵力低吗?”

薛成美笑道:“我可是流氓啊。”

魏无羡终于遇上一个比他还不要脸的人,也嘻笑了回去:“都说‘宁可得罪好汉,不可得罪流氓’,不跟你打了,咱换个人来。”

薛成美笑着眯了眯眼:“换谁?那位含光君吗?我派了几百多只走尸去包抄他,只怕他也……”

话音未落,一道白衣从天而降,避尘冰冷澄澈的蓝光,迎面朝薛成美袭来。

—————————————————————
#这个礼拜事有点多,更新频率可能会变慢,不过下个礼拜就能恢复啦òᆺó

#义城副本因为某个开挂人士介入导致剧情有所改变,时间轴也有变化√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