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拾柒)

#舅舅上线,下章义城副本通关√

#本文cp暂定忘羡、曦澄、追凌、宋晓薛,后期可能会有邪教cp

——————————————————

江澄蹲在一排装满了各种花花草草的桶前,欢欢就趴在一边,时不时用头蹭蹭他的裤腿。江澄伸手揉了一把它头上软软的毛发,然后从瓶里捡出两三支含苞待放的百合。

花丢到桌上,池野瞳很默契地拿了过来,也没有加其他的花草,就这样包扎成一束很朴素的花束。池野瞳按照惯例写了一张卡片:“愿早日康复。”

“我出去了。”

“江哥哥路上小心啊。”

口罩、鸭舌帽戴好,提着花束江澄就推开门出去了。来到一个公交车站,他掏出绕成一团的耳机插在手机上,随机放了一首音乐。

几个同样在等车的女孩偷偷用眼睛瞄向江澄,嘴里小声点着什么。可惜江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生人勿扰的气场,女孩们还是没敢靠过来。

江澄要坐的那路车的底站就在附近,没等多久车就来了。上车后他便寻了个单人靠窗的位置,听着歌看向窗外。

公交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经过一个又一个的站台,终于驶入市区,车上乘客也慢慢多了起来。

“即将到站:市第一医院。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

江澄稍稍举着花防止它被压碎,一点一点地从人群中挤下了车。站在结实的地面上,市中心热闹的气氛让平日里习惯了旧城区宁静环境的江澄感觉有点不适应。

随着人流走到一家水果摊前,江澄熟练地挑选了两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朝正在忙碌的摊主喊道:“阿姨,帮忙称一下!”

一手提花一手拎苹果的江澄脚步向右一拐,视线中出现了一栋高楼,而入口处那金色的“住院楼”三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径直进入大厅,江澄轻门熟路地来到电梯前,待电梯下来后走到里面然后按下楼层数字4。

医院的空气中永远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走廊里病人、护士互相穿梭,江澄小心地避开一个举着吊瓶的病人,他的的耳边全是小孩子嘹亮的哭啼、老人沉闷的咳嗽或是绝症患者绝望的呻吟以及家属的泣不成声。

无论什么时候来,都是这么的吵。

江澄走到走廊的尽头,停在一间病房前正要推门时门突然自己开了。

“哎,是江先生啊。”

“下午好。”

查房的护士朝江澄笑了笑,对他这幅又是戴口罩又是戴帽子的打扮熟视无睹,“我以为江先生昨天会来呢,是有事吗?”

“昨天雨比较大,就没来看他了。”再加上池野瞳昨天下午约了美容院做头发,他要帮忙看店。

“这样啊。我还要去其他病房,就不打扰江先生了。”护士让出路,江澄进去后她还非常贴心地把门轻轻带上。

病房里安静得简直和外面是两个世界。这是一间双人病房,但现在只住了一个人。柜子上摆放的花瓶里的花有点打焉,江澄把那些枯花丢进垃圾桶后重新插上自己带来的新鲜花束。

“喂,我来看你了。”

在水池里洗了洗苹果,江澄搬过一旁的椅子坐在病床边,抽出一把小刀削起了苹果。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气氛诡异得平静,直到江澄手里的刀没掌握好力度、不小心割断的苹果皮掉进垃圾桶时发出的响声,打破了沉默。

“……”

江澄继续削着苹果皮,自言自语道:

“春节『轮回』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一个礼拜的假期,不过今年就不跟你跨年了,我要回去陪江妈妈。”

“张姨说她看见江妈妈偷偷抱着我们的照片擦眼泪,可问她她不承认。”

“当初骗江妈妈你被国家看中,要去国外执行一项高度保密的任务,不能轻易跟我们联系……江妈妈她还真信了,陪她说话时她都会刻意避开关于你的话题。”

“小时候你明明是整个院子里最皮的一个,可江妈妈偏偏很纵容你,没把你宠废也是不容易。”

“江妈妈年前又住院了……她这些年身体越来越差,也不知道还能撑多少时间。”

“魏狗怂,江妈妈想你了。”

还是没人说话,不过江澄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没人会接他的话。

挂在天花板垂下的吊钩上的生理盐水,随着输液器无声地滴进躺在病床上的青年的血管中,尽可能地为他维持生命。

由于常年待在室内,青年的肤色苍白得呈现出一丝病态,而他的眼睛紧紧闭着,就像睡着了一样。

魏婴。

————————————————————
#最想写的场景之一♪虽然有点词穷没能完全描述出所想的……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