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拾玖)

#义城副本正式通关——准备进行主线任务啦

#本文cp有忘羡、曦澄、追凌、宋晓薛(后面暂无戏份),后期可能会有邪教cp

————————————————

待蓝忘机握住银铃,魏无羡便对那少女道:“你进来吧。”于是少女一撞,魂魄全进入他的体内,魏无羡顺着棺木慢慢滑下,少年们七手八脚扯过一堆稻草给他垫着,而蓝忘机半蹲下来用手轻轻扶着他的背,不让人倒下。

共情开始。

……

薛成美站在路边抱着手,歪头嘴角带着笑意,晓星尘在他对面,霜华出剑,刺穿一个村民的心脏,但那个村民明显是个活人。

虽然阿菁早已练成一颗金刚心,但魏无羡还是能感觉到从她脚底浮起的阵阵寒意。

晓星尘收回霜华,眉头紧皱,而薛成美脸上仍有笑意,可从他嘴里传出的声音听起来却十分惊讶不解,还带了点沉痛:“竟然整个村子都是走尸。” “

不对劲,他们真是走尸?”

薛成美愣了,“当然啊,幸好道长你的剑能指引尸气,不然我们可要折在这里了。”

晓星尘显然还在疑惑,他蹲下身手放在一具尸体上,像是在探查什么。薛成美的眼神也变了,他警惕地看着晓星尘,摆出一副准备抽剑的姿势。

“道长你怎么了?”

薛成美问道,不过晓星尘没有发现什么,便起身,“没事,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再察看一遍,没有活人就把这些尸体烧了吧。”

……

“我有一个故事,小瞎子你听不听?”

阿菁正失望着,也没管薛成美又喊她小瞎子,立刻道:“好好好!”

“以前有个小孩子啊,虽然小时候家境贫苦,不过父母和睦。父亲脾气急但对家人有耐心,而母亲温柔漂亮。夫妻俩都会烧一手好菜,于是就开了家小饭……酒馆,一起经营,生意不算很好不过至少能维持温饱。”

这个故事显然比晓星尘的那个强得多,阿菁的耳朵都快竖起来了。

薛成美继续道:“小孩过了几年快活日子,直到他六岁那年,一场火灾发生了。”

“小孩当时不在酒馆,所以安然无恙,但那对夫妻就没这么好运了。女人直接死在火中,男人活了下来可半张脸被烧得惨不忍睹,腿也废了一条。”

“后来找到放火的真凶,赔偿了一大笔银两,男人带着小孩到其他地方重新开了家酒馆。不知道是因为结发妻子死亡这件事对他打击太大、还是脸毁容没有女人肯嫁给他,男人没有再讨一个老婆。”

“而且男人后来也性情大变,在外人面前是一副忠厚和善的老实人面貌,一旦关起门来,几杯黄酒下肚,手边有什么就抄什么过来对小孩一顿暴打,比如烧火棍,拐杖,腰带……如果小孩还手甚至还会用铁锅砸。”

“可笑的是男人大方地宁愿给一位素不相识的穷书生赊账,也不会给小孩一碗刷锅水。”

薛成美顿了下。

“然后呢然后呢?”阿菁督促他继续说下去。

“小孩长大后男人有次喝醉酒非要走夜路,掉河里死了。好了讲完了。”

“就这样啊?”

“不然你想咋样?”

“这男的也太可恶了吧,竟然拿自己的儿子撒气,要是我,我肯定吐口水在他杯子里呸呸呸。”阿菁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差点打到一旁的晓星尘,晓星尘赶紧哄她:“好了,故事也听完了,该睡觉了”

……

霜华剑刃没入薛成美的小腹,他手里的菜篮子掉在地上,里面的蔬菜掉了一地。

“阿菁,快走!”

阿箐拔腿就跑,冲出义庄大门。她在路上狂奔一阵,立刻改道转回,蹑手蹑脚绕回义庄,爬到了她最熟悉、最常偷听的那个隐蔽地方,这次还探出了小半个头,窥视屋内。

晓星尘冷冷地道:“好玩儿吗?”

“当然好玩啊,多有意思。”薛成美像不怕疼一样,仍慢条斯理地咽下嘴里的果肉。

“你现在是薛成美本人还是别人”晓星尘说了一句阿菁和魏无羡都听不懂的话,不过薛成美显然知道他在指什么。

“如果我说我是别人,道长你会怎么做?”

晓星尘抽出了霜华,“你离开,我要找的是他。”

“我偏不。道长,你还问我好玩嘛,你不也是玩得很开心吗?”薛成美突然伸出手,手指在半空中某个看不见的东西上点了几下。

他笑了,“道长,我可是查过的,你可不是伪·NPC啊,也不是player。系统应该不知道你的存在吧。”

“你,你说什么?你不怕惩罚吗!”晓星尘的语气十分震惊,魏无羡又听到了这些陌生却耳熟的词,正纳闷着只听薛成美继续道:“我当然不怕,因为这个地方就在刚刚已经从地图上消失了啊。”

晓星尘两指按在太阳穴上,过了几秒后他脸色苍白:“你想做什么?”

“大人说话,小孩子可不能听啊。”薛成美慢悠悠地走到阿菁的藏身之处前,笑了笑,一把尸毒粉撒出。

……

清脆的银铃声“叮叮”、“叮叮”的,近在咫尺。魏无羡还沉浸在阿箐的情绪里,久久不能回过神,眼前也天旋地转。

蓝景仪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道:“没反应?不会傻了吧?!”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蓝景仪立马闭嘴,魏无羡扶着棺材站了起来。

“怎么样?”

“没事”魏无羡揉了揉发昏的脑袋,看向一直在沉默围观的宋子琛:“宋道长,晓道长的尸体,你打算怎么办?”

宋子琛抽出拂雪,在地上写下:“尸体火化。”

晓星尘被困在义城这么多年,也该让他安息了。

“那你呢?”

宋子琛继续写道:“负霜华,行世路,除魔歼邪。”顿了顿,又写道:“找到他的转世,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这是他生前没能对晓星尘说出来的话。

蓝忘机和魏无羡带着一群世家子弟走出这座荒凉的鬼城。宋子琛在城门口与他们就此别过。

他还是那一身漆黑的道袍,孑然一身,背着两把剑,霜华和拂雪,而阿箐跟着他,一起走上了另一条的道路。

蓝景仪道:“这下你总该跟我们讲,到底共情的时候看到什么了吧?那个人怎么会是薛成美?他为什么要冒充晓星尘?”

于是魏无羡跟他们讲了一路,不过他忽略最后那些古怪的名词。

然后一群少年哭成一团,蓝景仪哭得最大声,极其失态,这次却没有人提醒他注意勿要喧哗了,因为蓝思追的眼眶也红了,还好蓝忘机没有禁他们的言。

蓝景仪边鼻涕眼泪横流,边提议道:“我们去给晓星尘道长和阿箐姑娘烧点纸钱吧?前面不是有个村子吗?我们买点东西祭奠一下他们吧。”

众人纷纷赞同:“好好好!”

说着就到石碑路口那个村子了,蓝景仪和蓝思追最先跑了进去,一伙人买了些乱七八糟的线香、香烛和纸钱,用土石土砖搭了一个防风灶一样的东西。

一群少年就围成一圈蹲在地上,开始烧纸钱,一边烧一边碎碎念。

魏无羡心里有事,见少年们都走了忍不住扭头看向蓝忘机:“含光君,我问你件事情啊。”

“说。”

“我死的这些年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NPC,player,系统又是什么?”

他清清楚楚地看见蓝忘机的瞳眸缩了一下,而话音刚落大脑里就响起了那个声音:“违规警告,开启惩罚系统,等级判定D级,立即施行……”

————————————————————
#这段时间轴的现实时间中舅舅正在医院(:з」∠)_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