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贰拾壹)

#昨天疯玩一天,差点中暑(XD」∠)_

#原创人物出没x

#本文cp为忘羡、曦澄、追凌、宋晓薛(暂无戏份),后期可能会有邪教cp

——————————————————

漂浮在一片黑暗中,魏无羡被一堆大大小小的银色气泡围住,气泡里闪过无数画面,主角无非都是他。有的气泡里闪过他生前的记忆,有些气泡却是和那诡异梦境相似的画面,又混杂着零零散散的生前记忆。

他看见自己生活在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那里没有仙门世家、没有妖兽,但高楼林立,甚至有的房屋高耸入云,还有不用灵力就能驱动、速度跟御剑不分上下的造型怪异的大金属盒子……

明明很多东西都超脱自己的认知,可魏无羡却不觉得奇怪,反而有种“没错就是这样”的熟悉感。

魏无羡听见有人喊他“魏婴”,那个在义城时薛成美一直称呼的名字。

自己真是魏婴?但如果是这样魏无羡又是谁?

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抓住魏无羡,拼命地往下拽,力道之大几乎要撕裂他。

魏无羡大惊了一下然后挣扎,但无果。眼看就要被拖入虚空之中,魏无羡闭上了眼……

什么都没有发生,那道莫名其妙的力量就这样消失了,而魏无羡只感觉身体一沉,又陷入到昏迷中。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素色的帘子,自己正躺在一个长榻上。头疼得厉害,魏无羡揉了揉脑袋,从榻上起来时不小心磕到长榻的木屏背,不禁“哎呦”一声。

外面的人听见动静,走了进来,魏无羡看见来人便笑着喊:“含光君。”

蓝忘机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问道:“还好吗?”

“没事是没事,这里是哪?”魏无羡左顾右盼打量着房间。

“酒肆的雅间,他们在下面。”

“我昏了多长时间啊?”魏无羡起身下榻,查看了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便放下了心。

他不是不疑惑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只是觉得可能是蓝思追或蓝景仪他们背的,就没有问。

雅间被一扇屏风隔成里外两间,长榻是在里间,而吃饭的桌席在外面,于是两人一起走到桌子边然后坐下。

“四个时辰,怎么回事?”蓝忘机是在指魏无羡突然昏迷这件事,魏无羡刚想解释,突然想到万一说错什么会不会又被惩罚一下,赶紧闭口,可怜巴巴地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思索一下,从乾坤袖里拿出纸笔,“写下来,之前的那三个词不要写。”

这办法还是来自被惩罚系统惩罚怕的聂怀桑,只要纸上不出现汉字以外的文字,系统就会默认没有违规,算是『轮回』一个小小的bug。

魏无羡也晓得自己被惩罚的原因估计就是“NPC”“player”“系统”这三个词,写的时候刻意避开了。

“在义城时薛成美说了许多怪话,一直称呼我魏婴前辈不说,还说我和他一样……”唠唠叨叨加疑问,魏无羡写了整整一张纸,蓝忘机一目十行地扫过,眼里满是复杂。

他把纸收回,“妖言惑众,不必在意。”

“也对,他守着晓星尘这几年或许精神早就不好了。”魏无羡隐约察觉到蓝忘机可能知道些什么,但他不说自己也不好逼问。

正好酒菜也来了,二人便把这个话题略过。

【接下来的醉酒情节参考原著~】






处理好宋岚和晓星尘的事后,墨汐开始整理一年多里『轮回』的数据资料,多亏了手下这一批程序员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硬是扛了下来。

“包个大红包吧,每个人都有,嗯,除了宋岚。”

正慢悠悠地往自己的电子端里导入数据,墨汐突然收到消息:“警报,NPC编号xxxxx莫玄羽程序混乱,请下达指令……”

一点小小的问题而已,墨汐头也没抬:“格式化重启,构建新的程序。”

“卡萨布兰卡第Ⅱ权限启动,开始消除NPC编号xxxxx莫玄羽原有数据,进度1%,2%……”

“卡萨布兰卡第Ⅰ权限启动,取消NPC编号xxxxx莫玄羽的格式化指令。”

墨汐惊讶地停下手里的动作,这时他的电子端弹出一个悬浮框:“来自大哥的语音电话,是否接通?”

如果都这个时候了大哥还没有任何消息,那就不是大哥了。墨汐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当看到对面的人是一位面戴银色面具的男子后神色一下子变了。

“墨少午安。”

男子笑吟吟地喊道,墨汐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回他:“孟助理中午好。大哥呢?不是他找我吗?”

“回墨少的话,利先生现在有个重要会议,暂时走不开,所以就让我给墨少带话……”

“有话直说。”墨汐不耐烦地打断他,像是早已习惯了一样男子的语气并没有改变:

“利先生说了,允许您放肆到他回来之前,还有NPC编号xxxxx莫玄羽的所有数据不许有任何改变。”

前一句话墨汐还能理解,可后面那句再加上刚刚的权限管理,让他有点摸不到头脑,可又不好拉下脸问男子,墨汐就用鼻子“嗯”了一下。

“我还要帮利先生处理一些事情,先跟墨少告罪。”

“慢走不送。”

墨汐直接掐断联系,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又看到最讨厌的人,气得他跺了几下地板。
————————————————
#再嚎一遍:有人看温启吗————

#有没有人猜猜孟助理的身份?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