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曦澄】无题 ooc慎入

#点梗还债ing(XD」∠)_

#熊孩子金凌(幼)视角,私设曦澄两人双向暗恋就是没捅破那层窗户纸 ̄  ̄)σ(虽然文中没表现出来)

@灵 你的点文好了,渣文笔还请见谅qwq有点老套的醉酒梗,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原著梗能写……

金凌被送到莲花坞时恰逢江澄出门,于是他带着还没膝盖高的仙子,开始“老虎不在山,猴子称霸王”,将莲花坞折腾得一阵鸡飞狗跳。

这天午后,下人给金凌送来一碟芋泥雪花糕。芋泥细腻,上面撒的糖霜更是清甜,金凌吃完忍不住又拿了一个,很快盘子就空了。

还沉浸在美食中的金凌咂咂嘴,循着记忆跑到厨房,希望还能找到更多好吃的点心。

管家得到消息,出门在外的宗主今天傍晚回来,而且蓝氏的蓝宗主也会一同前来,早早就吩咐厨房的人去采购一些清淡的菜,于是金凌到达厨房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眼尖的金凌一眼就看见桌上放着一碟雪花糕,他踮起脚去拿,奈何桌子太高,怎么也摸不到,反而把盘子推远了点。

这下金凌急了,他绕着桌子走了几圈,在想该怎么吃这盘甜甜的点心,这时他注意到了一旁玩自己尾巴的仙子。

“仙子过来。”一听主人在唤自己,仙子迈着小短腿就跑了过去。

“趴好。”

仙子乖乖趴在地上,然后金凌直接踩在它的背上,也幸亏金凌还小不是很重,不然得把仙子压出事来。不过就算踩在仙子身上,距离点心还是有一小点距离,金凌便伸长自己的小胳膊去够。

就在快拿到时,仙子被踩得有点受不了,稍微动了下身体,金凌吓了一跳手一挥,桌上的酒壶打翻了不说,还把一个纸包给浸湿了。

“……”

虽然金凌天不怕地不怕,但这几天莲花坞的人都对他很好,再加上小孩子的心性,有点于心不忍的金凌托着碟子,怀里揣上那个纸包,到外面找了一处有阳光的地方,纸包一丢地上,自己则蹲坐在前面吃起了点心。

纸包上的字被酒液打湿后都晕开了,金凌只勉强认出其中一个是“茶”字。

今天的阳光还不错,晒了将近一个时辰纸包就干了。金凌原路返回,厨房还什么没人,于是他继续踩在仙子身上,把纸包和盘子都放到桌上后回房午睡了。

傍晚时江澄和蓝曦臣回到了莲花坞,身后跟着一帮江氏门生和蓝氏子弟。听前来传话的下人说舅舅回来了金凌从床上跳了下来,推开房门就跑到莲花坞门口。

“舅舅!”

跟颗小炮弹一样,金凌直接扑进江澄的怀里,后者被撞得往后退了两步,蓝曦臣下意识去扶,但江澄很快就稳住了。

“毛毛躁躁的像什么样子。”

话虽这么说,江澄还是掏出一张手帕,半蹲地给金凌擦去嘴角午睡时流下的口水印。

“想舅舅了嘛,”金凌歪着脑袋看向一旁的蓝曦臣,“这个叔叔是谁啊?”

“喊蓝宗主就行了。”

“蓝宗主好~”

把金凌打发走,江澄让管家安顿好那些蓝氏的子弟,再泡两杯茶过来,便带着蓝曦臣往待客厅走。

“那个孩子是金凌小公子吧?”蓝曦臣问道,江澄点点头,“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这小子怕不是玩疯了,一会我倒要好好问问他这几天做了什么。”

“他还只是个孩子,晚吟不必太苛刻。”

说着两人就来到了大厅,而茶早已泡好,正热气腾腾地冒着热气。

“管家说这是聂怀桑今早派人送来的茶叶,就拿来招待了。”

蓝曦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怀桑手中可有不少好茶,今天沾了晚吟的光能一饱口福了。”

江澄轻抿一口,却发现这茶水一进口满是一股酒味。

“这茶叶可真稀奇……等等???”江澄突然想起来他身边还有一个一杯倒的蓝家人!

金凌想找舅舅,可管家告诉他舅舅现在有事,不能陪他。距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金凌想和舅舅一起吃饭,于是就蹲在待客厅外,逗着仙子玩。

一人一犬玩得正开心,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声响把他俩狠狠吓了一跳,紧接着江澄就从里面出来了。

江澄衣服有点凌乱,他应该是没想到外面会有人,结果看见两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表情卡在脸上几秒,然后迅速板着一张脸:“金凌,你不好好去完成功课,在这干什么?”

金凌这才想起来还有功课这一茬。

“我,我写完了!”

“那好,晚饭后交给我检查,听见没有?”

“啊,知道了!那舅舅我走了。”金凌带着仙子一溜烟地跑了,只想趁着还没开饭赶紧回去补这几天落下的功课,哪注意到江澄脸色绯红,嘴唇略肿像是被什么人咬过一样……

然后直到第二天蓝曦臣离开江澄都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我们至今仍不知道那天屋子里发生了什么òᆺó

#唠唠叨叨又扯了这么多ummmmm

评论(1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