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贰拾叁)

#现代非典型全息游戏,网游和现实双线交叉

#坑有点大慎跳,但至少保证会一一挖开伏笔(想了好久还是决定发一下这句x)

#叔父登场打个酱油,下章温大佬也要出来了,舅舅掉线中x

#本文cp为忘羡、曦澄、追凌、宋晓薛(暂无戏份)、温启,后期可能会出现聂瑶x

————————————————————

不日,蓝忘机魏无羡带着几名小辈来到了潭州,还没有和蓝曦臣会和,而经过一处气派非凡的花园时小辈们忍不住好奇就进去游览了一番,也听了蓝思追讲述莳花女以及那厚不要脸的夷陵老祖的故事。

几人听得兴致大发,要在莳花园夜宿。野宿对夜猎者来说是常事,于是他们东捡西捡,堆起一堆枯枝败叶,生起了火。

蓝忘机出去巡视,查看附近是否有什么异样。魏无羡坐在火堆旁,用树枝搅动正在燃烧的树叶使其烧得更旺些,漫不经心地问道:“对了,义城那天我晕倒后谁背我回来的?思追是你吗?”

“啊?不是我,是……”蓝思追支支吾吾起来,其他几个少年更是仰望天空,脸上全是啥也不知道的表情,还是蓝景仪嘴快直接蹦出一句:“那天是含光君抱着你的,我和思追说我们来背就行了含光君都没同意。”

“哈?”魏无羡压根没想到那天是蓝忘机抱着他到酒肆的,愣得连树枝都燃起来了没察觉,快要烧到他的手时还是蓝思追眼疾手快,打掉了那烧得只剩一小撮的枝子。

魏无羡心里深呼吸几下,缓和好情绪继续道:“那我再问你们,你们家抹额有什么含义啊?”

他这话一问,不止蓝思追和蓝景仪脸色陡变,就连仰望星空的几个人都捂住脸、一幅不堪回首的样子,显然是想到那天晚上的事。

蓝思追小心翼翼地说:“前辈,你,真的不知道?”

“我要是知道我还问啊,我是那种无聊的人吗?”

“我看就蛮像的,毕竟你连骗我们围观去看那个东西这事都干得出来……”

“那不是为了锻炼你们吗?记住我的话,对你们来说可是受益无穷。思追你倒是说话啊。”

蓝思追思索了半天措辞,才开口道:“是这样的,姑苏蓝氏的抹额意喻……”

他们这边聊得热火朝天,而蓝忘机则来到附近的一片树林里,在一棵苍天古木下找到早已等候多时的蓝曦臣。

“兄长。”

“忘机你来了啊,其他人呢?”

“在后面的花园,兄长你查到了吗?”

蓝曦臣也是第一次见到弟弟这么心急如焚,笑了笑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他,蓝忘机接过来就直接拆开,露出里面一张薄薄的纸。

“那边不肯说,只能凭忘机你告诉我的名字找那些同名同姓的人,大致符合条件的都在纸上了。”

蓝曦臣没有跟他说,调查时似乎有人在阻碍他们,可又找不到是谁在干扰,只能装作没发现让对方放松警惕,再慢慢寻找线索。

蓝忘机一目十行地扫完纸上的字,手指捏个诀把纸给烧了。

“多谢兄长。”

“没事,你大概还有多久才能出来?叔父发话了,年底的家宴你一定要参加。”距离除夕也不久了,蓝曦臣怕除夕那天蓝启仁会真砸了营养舱。

蓝忘机摇摇头,“我不知,不过快了。”加上在义城找到的手臂,现在就差一个头颅了,想必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两人正说着话,却隐约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声音,而喊的正是“含光君救命啊”。

“他们出事了?我们走。”

两人赶回莳花园,见到那具无头的尸体蓝曦臣脸上满是震惊,而蓝忘机的避尘早已出鞘。

古琴琴音激越高昂,笛音锐利异常,而萧声优雅平和。三音齐出之下,那尸体像是失去力气了一样终于倒下,在落叶上散成几块。

打发走几个少年,魏无羡正要收起尸体,蓝曦臣阻止了他:“请等一下……能让我看一下尸身吗?”

见蓝曦臣脸色苍白,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魏无羡也猜到了一些。

“泽芜君可是知道这人的身份?”

仔细确认一番后,蓝曦臣缓缓点了点头,低声喊了一句:“大哥……”

而就在此时,蓝曦臣的大脑里响起系统的声音:“强制任务【寻找赤锋尊的头颅】已发布,完成度0%,此任务没有时限……”

“……”

蓝曦臣心想这下糟了,恐怕明天叔父又要被气得吃药了。









清晨,蓝景仪和其他人在花园里进行日常跑操,才跑了四圈就听见有人在喊他:“蓝景仪,蓝老先生喊你过去一趟,他在寒室等你。”

“知道了,我这就来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蓝景仪穿过曲曲折折的长廊,小跑到蓝涣的房子前,几个仆人正站在门口,见蓝景仪来了赶紧把他往里迎。

蓝景仪还是第一次进大叔叔的卧室,不过他根本不敢左顾右盼,因为蓝启仁正一脸怒容地站在房间中央的营养舱前,那神情让人觉得他恨不得一脚踹碎这个大金属疙瘩。

“怎么回事?”

蓝启仁怒气冲冲地指着营养舱问道,蓝景仪三丈摸不到头脑地走过去,只见蓝涣闭着眼躺在里面,没有丝毫出来的意向。

蓝景仪试着用通讯系统发了消息,但蓝涣还是没有动静。他知道大叔叔不可能沉迷游戏到这种程度,那就剩一种可能性了……

“回先生的话,大叔叔应该是接到强制任务了,如果不完成那个任务就无法下线,也就是从这里面出来。”

蓝景仪用通俗易懂的词跟蓝启仁解释,蓝启仁听完后朝他说道,“行了,你先回去吧。”

待蓝景仪离开后蓝启仁手摸着胡子,思索片刻后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了下营养舱里的人,走出寒室便让人找来蓝涣的生活助理蓝烟。

和小辈们一起晨跑的蓝烟先是见蓝景仪被喊走,紧接着就是自己,同样感到疑惑。她拿毛巾擦了擦汗,恭恭敬敬地走到蓝启仁面前:“蓝老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给我大侄子请个假,然后再订张去B市的机票,快一点。”

“是,知道了。”

——————————————————————

#文里就不说了,蓝家总部在S市,聂家是D市,金家L市,利氏B市,还没出场的江家暂居X市√

#大家鼓励鼓励汐缇呗qwq说不定半夜会掉落二更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