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宋晓薛】GID ooc慎入

#终于还完债了——

#梗是洋洋性别认知障碍,以为自己从里到外是个女孩子……好吧就算是女孩也是特别皮的那种x

#码得特纠结…… @此去多梦 ooc严重对不起>人<!

应挚友晓星尘的邀请,宋岚来到这个江南小镇为即将出版的杂志取景,准备插图。

他住在镇里一家口碑还不错的客栈里,现在不是旅游旺季,客栈里没多少住户。

拿着老板孟瑶送的地图,宋岚每天早出晚归,拍了很多照片。他的摄影技术很精湛,曾经还拿过奖,可这次他总觉得缺点什么。

想了整整一天,宋岚才弄明白:他需要一个模特。至于人选,宋岚一下子想到住在他隔壁房间的女孩。

说起来宋岚和她还发生过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有天他是半夜才回来,结果看见那个女孩倒在他房间门口,身上一股酒味。出于好心宋岚就架着她把她送回房间,在她身上找房卡时女孩不知咋滴醒了,迷糊中见自己被一个男的摸身,于是尖叫了起来:“流氓!!!”

如果不是孟瑶听到动静赶了过来,估计宋岚的脸上还要挨一拳。这场闹剧以孟瑶给宋岚减掉几天房钱、拖着女孩回她房间才结束。

得知宋岚找自己的原因后,女孩答应了还说可以不要报酬,只不过提出要请她吃甜点才行。

“还没告诉你我的,我叫宋岚。”

“我叫薛洋。”女孩笑了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薛洋在古镇待的时间可比宋岚多很多,她带着他去了好几个地图上没标注的地方,那里的风景不比其他地方差。

宋岚平时见到薛洋时她都是和孟瑶在一起,宋岚还以为他俩是一对,虽然薛洋比孟瑶高那么一点……把这事当趣闻给晓星尘讲得时候,宋岚明显看到屏幕对面的晓星尘浑身都在颤抖,显然是在憋笑。

薛洋在孟瑶面前乖乖巧巧的,一幅小家碧玉的模样,实际上她顽皮得很,拍摄过程中没少捣乱,但宋岚都忍了。

“一定要穿吗?”听完宋岚的提议,薛洋有点犹豫。

“我觉得这样比较符合主题,最好你脖子上的那个能摘掉。”

宋岚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让薛洋穿旗袍,而且不知为何薛洋的脖颈上一直戴着一条毛茸茸的黑色颈带,从没见过她摘下来。

“衣服我穿是能穿,你别告诉瑶瑶就行了,他不喜欢我穿裙子。但这个我是不会摘的,想都别想!”

两人争执一番后,还是互相妥协了。

为了配颈带,薛洋选了一条玄色的长摆旗袍,脸上画了精致的妆容,昏暗的灯光下她半倚围栏,手里拿着一杆长烟枪。

唇红肤白,长发披散。当宋岚示意薛洋看镜头时,她回眸一笑,眼角满是说不清的妩媚。

宋岚突然想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








“星尘你过来?”

在整理照片的宋岚接到了晓星尘的电话,后者在附近的一个地方出差,现在事情办完了他就想顺道来看看挚友。于是宋岚去找孟瑶再准备一间房。

“有朋友过来?”孟瑶麻利地找出宋岚隔壁房间的房卡,“嗯,我明天上午去高铁站接他,就住一个晚上,后天我们一起回去。”

“那我要不要我开车载你一程?从这里坐车到市里可要花一点时间。”

“你方便吗?”

“这几天没什么事,明天让洋洋留下来看店就行了,正好市中心有家糖果店卖的水果糖味道不错,洋洋比较喜欢吃。”

于是第二天,孟瑶叮嘱薛洋不要乱跑,就开车和宋岚一起去市里。买完糖后两人来到高铁站,待孟瑶停好车后宋岚打开车门:“我去接他。”

“好的。”孟瑶笑了笑,等宋岚走后便开始玩手机打发时间,没一会他听见旁边传来一阵激昂的音乐声,一看一个黑色的手机正躺在副驾驶座上。

好吧,宋岚把手机落下来了。

手机不停地震动着,眼看快要跌下座椅孟瑶眼疾手快抓住了它,无意间瞟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他愣住了,而当电话结束、露出手机壁纸后整个人都在颤抖……

宋岚是接到晓星尘后才发现手机没了,他不确定是落在车上还是中途不见的,晓星尘一连打了多个电话都没人接听,宋岚怕孟瑶等太久只好先回停车场。

上车后宋岚感觉孟瑶神色不太对劲,“宋先生,你的手机。”孟瑶把手机递了过去。

“谢谢,我还以为被偷了。”

晓星尘觉得孟瑶的声音有点耳熟,但看不到脸他也不知道是谁,便问道:“子琛,这位是?”

子琛是宋岚的别名没等宋岚介绍,孟瑶就自己转过了头:“好久不见啊,晓星尘。”

“孟,孟老师?”

宋岚知道孟瑶以前当过教师,但没想到他原来还教过晓星尘,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现在可担当不起‘老师’这个称呼,对了宋先生,我们回去好好聊聊,关于‘照片’的事。”

一路上车里的气氛十分压抑,三个人都没说话,各自想着心里的事。回到小镇上,停好车的孟瑶先其他两人一步进到客店,糖袋子塞到坐在前台后面的薛洋手里,就把人往楼上赶:

“洋洋乖,我买了好吃的,听我的话先回房间好不好?没喊你就不要出来。”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在糖的面子上薛洋还是乖乖上楼了。当晓星尘走进来时他只看到薛洋的一个侧面。

“那是,洋洋?”晓星尘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然而薛洋的身影早已消失在楼梯上。

“眼神够好的,不过洋洋也是你能叫的?先想想你对他做过什么事再喊吧。”

宋岚只觉得信息量有点大,他需要消化一下。

“我……”晓星尘说不出话,憋了半天才问孟瑶:“洋……薛洋他怎么会变成那样。”

孟瑶依旧笑容满面,可宋岚和晓星尘却觉得那笑容很冷,冷到让人毛骨悚然。

“听说过GID吗?全称是性别认知障碍,洋洋就是得了这个心理疾病。”孟瑶从柜台里捡起一支烟,火柴一划点燃了,烟雾慢慢弥漫室内。

“等等,你的意思是”这次是宋岚出口问道。

“没错,洋洋他可是男孩子哦,宋先生你是不是很惊讶?你真的以为他脖子上那个颈带只是个饰品?那只是为了遮住喉结、不让他被人嘲笑而已。”

说到这里孟瑶显然情绪有点激动,但他还是强压着不表现出来。

“晓星尘,洋洋幼年就双亲亡故,我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而遇见你之前除了我根本就没人对他分享过一丝温柔。”

“我就是听从学校的安排去外地交换一个学期,你做了什么?洋洋他他喜欢你喜欢到就差把整颗心都掏出来了。”

“你有没有想过,一句无心的话可以击垮一个人。”

上学时曾经有人问晓星尘怎么看待同性恋,晓星尘的回答是,“这很奇怪吧,男人怎么能在一起?”

他没想到这话薛洋听到了。

“还有你,宋先生。”话锋一转,孟瑶把箭头转向宋岚:“我辞职带着洋洋来到这里,就是想抛弃过往开始新的生活。”

“洋洋抗拒心理医生,我就用我的方式慢慢矫正他,好不容易让他接受中性的穿衣风格,结果呢,你那照片是拍好了,他又开始觉得裙子好看了。”

想起前两天打扫薛洋房间时在衣柜里发现的几条短裙,孟瑶差点气懵了。

孟瑶特别后悔,如果当初他跟别人换一下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薛洋是不是还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流氓?

他知道自这是在迁怒他们,但还是忍不住这样说,他不是为自己感到委屈而是在为薛洋抱不平。

“宋先生,洋洋他可是男人,你还会喜欢他吗?我去准备晚饭,晚一点会送到两位的房间去的。”

说罢,孟瑶掐灭烟便走到后堂,没有管宋晓二人。

第二天清晨,孟瑶刚搬开木板,宋岚和晓星尘就拎着行李箱下来了。

“孟老师,年少时我不懂事,做了伤害他的事,后来我才理清对洋洋的感情,我喜欢洋洋,喜欢的是他这个人,无关性别,子琛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几年我一直在寻找洋洋。”

宋岚点点头,表示赞同晓星尘的话。

“我知道你不会同意,但我和子琛不会放弃,所以后面可能要经常来叨扰老师了。”

孟瑶自顾自地拆下木板,堆到一旁后才说:“晚了,过两天我就把店盘出去,带着洋洋换个地方住。”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晓星尘没有说话,只是朝孟瑶鞠了一躬,和宋岚离开客店。

二人刚走,薛洋就从楼梯上下来了,他听到了晓星尘的话。

“瑶瑶……”

孟瑶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薛洋那自己剪得跟狗啃一样的短发,还有他身上的长袖长裤。从前台柜子里抽出个小包扔了过去:“身份证在里面,银行卡密码是你生日,到地方给我打电话,安顿好后发地址,我把你的东西寄过去。”

“瑶瑶!”薛洋的眼睛亮了。

“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我是管不了你了。”孟瑶摆摆手,薛洋一把抱住他使劲蹭了蹭,就跑了出去。

宋岚和晓星尘早已约好了出租车,行李塞进后备箱后,两人准备上车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起回头一看,薛洋正朝他们这边奔来。

宋岚的嘴角难得上扬起一丝弧度。

“喂,你们两个”

薛洋跑到晓星尘面前,边喘着粗气边拽住他的衣服:“是不是落下一个行李了?”

晓星尘笑着牵起他的手:“现在没有了。”

#真的,特别,ooc,对不起辣眼睛了!!!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