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魔道全员】Rache(贰拾柒)

#现代非典型全息网游,游戏和现实双线交叉

#坑有点大慎跳,但至少保证会一一挖开伏笔

#不知道说啥就不说了(:з」∠)_本章温启主场

蓝启仁打发走利氏的人后,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待客室里。

这间待客室的风格跟外面简直是天壤之别,墙上的墨宝、台子上的绿植盆栽不说,连墙角都放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香炉,此时缓缓吐着淡淡的熏香,雅致着很。

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装修成这样。抿了一口清茶,蓝启仁回想起刚刚利先生的样貌,又看了看那一幅幅的山水画像。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他”应该和蓝湛一样大了吧,或许整个利氏就会跟这房间一样。

正想着心事,身后的房间门突然开了,蓝启仁以为是事情办好了,准备起身时却听到有人说“哎呀,我这是走错地方了吗?”

这个声音……

蓝启仁的心里浮上不好的预感,但还是不受控制地侧过头看向后面,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人嘴角熟悉的弧度。

温若寒?!!他怎么在这里!!!

“好久不见啊,小古板,不对,现在应该是老古板了。”

待门自动关上后温若寒直接坐在蓝启仁旁边,手自然而然地勾住蓝启仁的肩膀,后者皱了皱眉,但并没有不留情面地呵斥人把手拿开。

温若寒心里稍稍窃喜了一下,“我还在想这次难得回国要不要去拜访一下老同学们,没想到就先遇到你,话说有没有想过我啊?咱们都这么多年没见过面了。”

蓝启仁懒得睬他,只是把身体往旁边挪了挪,但只要他挪一点,温若寒马上贴了过来。两人就像吸铁石一样,眼看快到沙发边缘了蓝启仁忍无可忍了:“温若寒!”

“哎!启任你终于肯理我了,一直都是我在唱独角戏多没意思啊,别老皱眉头,不然真成老古板了。”

“……”

二十多年不见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烦!

“你为什么在这里?你的夫人呢?不用陪她吗?”

说到这个,蓝启仁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当然是来谈生意啊,至于我的妻子,”温若寒轻描淡写地说道:“她和我的两个孩子葬身在一次海啸中。”

蓝启仁愣了,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件事。

他是见过温若寒的夫人的,就在两人的婚礼上。

那是位很漂亮的女子,尤其是穿着白婚纱的时候,站在同样俊美的温若寒身边,两人就像天造地设的一般。蓝启仁到现在都没有忘记当时温若寒看向她的那极其温柔的目光。

直到进入教堂前蓝启仁都忍住了,但听见温若寒对着神父说出那长长的誓词后,他还是感觉到一股悲哀。

于是他离开了。回到蓝家后便将整个人彻底投身于培养两个侄子上,让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书育人”。

蓝启仁看着旁边的温若寒,喜欢的人和为他所生的孩子早早离开了身边其实很难受吧?自觉戳了人家“痛楚”的蓝启仁便默许了温若寒各种得寸进尺的举动。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温若寒并没有说出事情的真相,因为他觉得没必要让他烦恼。

温若寒不是没想过回来,但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去世给他敲响了警钟,于是他忍住了,而这一忍就是到现在。

还不容易解决了大大小小的隐患,温若寒还在想什么时候、用什么理由去找小古板,现在好了,人家自己主动送上门,不下手的话可对不起道上人送给自己的“穷奇”一称。

温若寒笑了笑。

没关系,时间还长着呢。














池野瞳握住欢欢的牵引绳,带着它慢悠悠地在公园的小径上溜达。

今天应该是江澄带欢欢出来遛弯,但池野瞳看了看桌上已经空了的几个寿司外带盒,又摸了摸自己滚圆的肚子,就很自觉地拿过了狗链子。

“果然吃多了,好撑……不过真的好好吃啊。”

池野瞳会除了寿司以外的所有日式料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不是醋多了就是米饭握不紧,久而久之她也懒得做了。

手中的绳子绷紧了点,池野瞳赶紧往回拽了一下:“欢欢你慢一点!我跑不动了!”

一人一狗大闹了一阵子,池野瞳感觉欢欢溜得差不多了,便拉着它准备回家,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中年男人。

“那个小姑娘,”男人掏出手机,划开屏幕后递了过来:“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在附近见过这个人?”

池野瞳接过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只见照片的背景是一家日式装修风格的小吃店,主角是个细眉杏目、相貌锐利的俊美青年,他微微地抬起头看着镜头,从角度来看应该是抓拍。

这个青年池野瞳当然见过,毕竟一个小时前她才和他打过招呼。

江澄。

“唔,我好像有点印象……”池野瞳歪着脑袋故作思索状,男人一脸紧张地看着她。

“啊,我想起来了”池野瞳看了看四周,伸出手指向公园旁边的中心湖对面的几栋高层:“就是那个小区,几栋我不记得了,在楼下曾经见过这个小哥哥,因为蛮帅的所以我有点印象。”

男人眼睛都亮了起来,他把手机塞回口袋里:“谢谢你啊小姑娘,真是帮了我大忙,天快黑了你路上也要注意点。”

“好的,谢谢叔叔。”

等男人急匆匆跑远后,池野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面无表情地朝一旁空无一人的树林说道:“不用我说了吧?手机销毁,人想办法解决掉,别留任何痕迹。”

树林中仿佛有几个黑影闪过,池野瞳咬了咬下唇,“可恶,怎么回事啊。”

池野瞳只感觉一阵后怕,如果不是晚上吃太多了她才不会突发奇想地出来溜欢欢,若按原来的安排岂不是就……

像是感受到主人的心情,欢欢呜咽了两声,低下脑袋蹭蹭池野瞳的腿,后者只是弯下腰给它顺毛,安抚它。

然后池野瞳赶紧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自己的电子端戴到手腕上,打开通讯后她的手指快速划到一个号码上并拨通。

“是我……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发现。”

“我会弥补我的过失,但能将拾叁先还回来一段时间吗?我需要他配合我。”

“他在帮l,兄长逮一只‘老鼠’啊,那什么时候能回来?”

“明天下午的飞机……好的,后续情况我会如实报告给兄长,但希望先生你能帮忙劝兄长几句……”

“我知道,可是……”

乌云渐渐遮住月亮。

————————————————————

#汐缇还是不擅长写感情戏ε=(´ο`*)))悲伤

#池野瞳这孩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hhhhh ̄  ̄)σ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