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无题】

#梗来源空间

某个偏僻的小镇里居住了一位孤僻的木偶师。

木偶师不爱与外界沟通,他常年呆在房子里,制作一个又一个人偶。不过他的手艺十分精湛,每当一个惟妙惟肖的人偶完工时总会有人高价买走,所以人偶师的日常生活倒是衣食无忧。

木偶师的房子里,一个貌美的少年坐在地毯上看书,裸露在外的木头手臂表明他是个木偶。

墙上的钟表响了第十下,少年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他抱着书站起来然后小步跑到木偶师的房间外面,敲了两下门。

房间里传来一阵细微的放重物的声响,紧接着木偶师打开了房门,“怎么了?”

“我困了,陪我睡觉可以吗?”

“好嘞”

木偶师笑着地抱起少年,来到他专门给少年准备的房间后把人轻轻放在床上,然后木偶师躺在他旁边并盖好被子。

“晚安”

少年是木偶师费尽心血才制作出来,为此他差点苍老了二十岁。但他觉得少年是他至今为止最完美的作品。

少年能走能跑,能说能笑,能吃能喝,能唱歌也能跳舞,跟常人根本无异。

深知外面世界险恶的木偶师,从少年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就把他关在了家里。

少年没有任何怨言,他也不知道什么是抱怨。

这天木偶师被迫要给临镇的一个客户送一个木偶。他穿上大衣戴好帽子,叮嘱少年不许乱跑后,他离开房子。

木偶师正准备锁门时一阵风刮了过来,顺便带走了他的帽子。

“我的帽子!”木偶师急忙去追帽子,却忘记门没有锁,甚至都没有带上。

少年看着虚掩的大门,心里一阵犹豫。他对世界的认知除了木偶师教给他的,还有就是从书上看到的。

他很想出去看看,但木偶师叮嘱过他不许随便跑出去……

“就出去玩一会,就一会,应该不会被先生发现的”

他平常称木偶师为“先生”。

于是少年偷偷跑了出来。他大步跑在街上,对镇上的所有所有都充满了浓浓的好奇心。却殊不知,在少年迈出院子的第一步起,他就被人盯上了。

当少年被两个黑衣男子强行塞入车里时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傍晚的时候有散步的镇民看见木偶师回到家不出几分钟后,就跟疯了一样地跑了出来,逮到人就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少年……

木偶师关了工坊,拿出多年的积蓄,然后他拖着行李箱来到镇上的火车站,买了一张车票。

木偶师来到一个又一个的村子、小镇和城市,只为寻找他的少年。

终于,他在某个城市的一家夜店发现了少年,但他的少年穿着暴露的服装,正笑吟吟地坐在陌生男人的怀里陪着喝酒。

木偶师冲了过去,却被那个男人的保镖给摁在地上,在男人一阵辱骂声中,少年把一整杯酒泼在木偶师的身上。

木偶师清晰地看见了少年眼中的冷漠和不屑。

木偶师回到了小镇,他的工坊里又开始传出锯子的“沙沙”声。

木偶师的生活平静了下来,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这些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一场暴雨袭击了小镇。木偶师听着窗外的雨声,喝了一口热茶。

这时大门被敲响了,木偶师心想着这雨天谁会来拜访,然后打开了门。

少年异常狼狈地站在雨中,他瑟瑟发抖地看向木偶师,木偶师发现他的手臂腐烂了一半。

少年颤抖地说明了来意。虽然在制作他的时候木偶师用得是上好的木头,也做过防水措施,但再好的木头也架不住酒精和廉价香水的腐蚀,最终,他的木头手臂烂了,于是他被包养自己的金主丢掉了。

木偶师静静地听完少年的哭诉,他没有邀请少年进屋,他拿来一杯热茶。在少年即将接过来时他把茶水泼在少年身上。

“将我抛弃的东西,也将被我抛弃”

门在少年绝望的眼神中重重地关上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