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斯缇✘

愿不忘初心
咸鱼ing

【舜远】illumination光源

谢谢你,很棒的说♡

秋雨欲落,寒枝向晚:

 @汐斯缇✘ 生贺迟了抱歉......总之生快w


——————正文——————


【舜远】illumination光源      BGM.半壶纱


一、光


“时隔多年,我已不再是我,他亦不再是他。


有的只是飞蛾扑火的壮烈,只是渴求温暖,渴求自由,渴求毁灭。


但,终有一个人会在过去中,如同光源。


我想靠近,却再也不敢。


我没有再恨过人,也没有再爱过人。”


——肯定不会回来了——


舜起床,身上一件单薄中衣,在初春的料峭中依然凛冽到微颤,幅度不大,是偶尔指尖碰到,又触电一般弹开的幅度。


“荒唐。”舜暗叹一句,镜子里的青年对他皱眉,他才意识到,眉间已折成深深沟壑。


窗外是兀自盘虬的老树根和一成不变的草木灾荒,满目绿色映入视网膜,说不出的痛苦和刺眼。


只是像疯子一样的期盼,等待,期盼,等待。


在眼前一片黑暗之时,又盼来了什么?又等来了什么?


不过是在腐烂的伤口上覆盖一层新的皮肉而已。


轻触叶片斑驳下的光点之时,光点跃上了他的指尖。初见的少年,如今又在何方啊……


“所谓岁岁年年人不同吗?”舜叹道,提笔着墨,在纸上悬了半晌。终未落笔,只重重一顿,在纸上留下一个墨点。


书罢,却再无言,你说,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不会回来了,舜再次暗示自己,披上鎏金绣线外袍,踱出门外。


柳树已长得有屋檐那样高度,那是十年前栽下的。十年树木,如今它已成材,他却远走他乡。


柳树的枝干在空气中划动着翠绿的弧度,竟也温润如同笑颜,他的笑颜。


那还要再过个五年,他看的姐姐出嫁的样子,大红霓裳,凤冠霞帔,青丝如云,曼步走向他,嘴角噙着笑,两边的朱砂在闪烁泪光。人,究竟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动物,没有人清楚。


然后就看着凤冠沉沉地压着她。舜站在大殿里,看她一步步走出宫门。人生,自是期盼,去日苦多。


赤足踩在石板上,冰冷的寒意直刺脑髓,彻骨的凉,彻骨的心痛和心碎。


可能还欠着了,欠着所谓对不起,欠着所谓后悔,欠着所谓虚伪的一句没关系。对,那才是永恒。


二、烁


“也许在哪本书中看到过,说什么,若我们还能相遇,是一同被人所梦见之时。


我很相信这句话,因为我们终会重逢,在彼此的梦里。”


“你做过梦嘛?”舜坐在青翠树木掩映的白塔之下,高大的圣塔在不远处被阳光闪烁的光点融化。


“梦里,为何总会有一颗不变的星辰呢?”


绿发青年抬头望向天空,那颗星正在琥珀色视线的端正前方。映在湖水般深邃的眼眸中,荡不起一丝涟漪。


忘了我,不好吗?


又何必执着前尘不放,而宁愿舍弃今生的拥有,拥有的什么?


尽远离开皇宫的那天,细雨霏霏,送行十里,去往正成掎角之势的边境战场。


三、辰


“我仰望星空的时候,哪颗是你?


所以,当我抬头仰望……


仰望你……”


他站立在由战友尸体和鲜血堆积成的海洋中,入眼即是满目猩红。


能动的,只有他和从腐烂血肉中钻出的蛆虫。


真的能回去吗?如答应他时所说的那样。


舜……这个从未叫出口的名字。


名字?


我想念的人……是谁?是谁来着?


忘了吧,全部都忘记在深渊。


是谁又在笑着说,好笑,太好笑了。


四、源


“本身,从来没人记得。”


再见。


写在最后:to 汐缇


生贺迟了抱歉(又老了一岁啦= =)……知道你可能更喜欢fgo或者凹凸……但不写的原因是怕不是特别了解而导致写毁……qvq,抱歉。


总之,谢谢我的时光,曾有你来过。


                                                2017.6.7

评论

热度(14)

  1. 汐斯缇✘秋雨寒枝_洛九晏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你,很棒的说♡